| En
首页>媒体报道
科技馆“免费”,载舟覆舟?(科技日报 10月22日)
    ——广东科学中心的忧思
        发布时间: 2011-10-22  |   作者:肖平 吴冰 左朝胜    来源: 科技日报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进步,许多公众设施逐步开始对社会公众免费。先是一些公园,继而一些博物馆、纪念馆、美术馆等也相继免费。对此,广大群众额手称庆,同时也希望有更多的公共设施和机构对公众免费开放。
于是,一个严峻的问题摆到了广东科学中心面前:科学中心(科技馆)能不能免费向公众开放?
我们曾“免”过
    广东科学中心是广东科普基地中的一颗明珠。前后建造历时8年,耗资19亿之巨。自建成后,就成为广东乃至全国科普爱好者趋之若鹜的一块科普“圣地”。试想一下,假如广东科学中心向社会公众免费开放,那该是多么激动人心的场面。
    不料,科学中心领导却给出了一个完全相反的意见。他说,其实广东科学中心早在去年3月就曾试着“半免费”开放了一次。选择三八妇女节,全天向妇女免费开放。结果当天入馆妇女高达五六万人,馆内人满为患,摩肩接踵,喧声鼎沸,挤成一团。当天闭馆后统计,三成以上的展项被人为损坏,之后10多天都无法正常开馆。占参观人数最多的是周边农村的老年妇女,而主要的科普对象青少年,反倒来的很少。有的青少年在现场被挤得东倒西歪,吵得头昏脑胀,根本无法静下心来接受科普教育,更遑论那些需要参与互动的体验性展项了。
    这让记者联想到广州亚运会期间,政府曾将地铁向市民免费开放。不料仅仅一天工夫,地铁就经历了严重超载的“爆棚”,以老人家为主体的免费搭乘大军,漫无目的地挤进地铁里“旅游”,硬是把地铁挤得险象环生。好在惊出了一身冷汗的政府领导,及时叫停了这一免费措施。
    对于博物馆、纪念馆、美术馆等免费开放的举措,科学中心领导表示完全赞成。他说,博物馆是静态的、被动式文化教育场馆。主要是通过征集收藏文物、标本,举办陈列展览传播历史和科学文化知识,展品都是观赏性的,是以“看”为主的。随即中心领导对记者分析到,科技馆虽然被归入博物馆行列,同属于社会公益性文化事业单位,都是通过非正规教育提高公众的文化素养,但是两者却有显著差别。科技馆尤其是现代科学中心是从博物馆发展演变而来,是传统博物馆从静态展品展示向动态交互式展项体验科普场馆的进步,在观众参与性、展项互动性等方面有明显区别。一般在博物馆中随处可见“请勿触摸”等标志,而科技馆则需要观众动手参与展项互动体验,有特定的受众人群,这是科普资源占有的问题。
    以广东科学中心为例,400多个展项中90%以上的展项是体验性展项,需要观众动手操作。科技馆需要保障观众参与展项互动的机会和空间,而不是简单地提供观众入场参观。
世界也没“免”
    科学中心领导介绍说,在高福利的西方国家,成熟的科技馆行业至今仍以收费为主流。而我国科技馆建设和发展正处于快速发展、积累经验、打基础的关键阶段。科技馆行业尚未成熟,仍然面临着核心竞争力不足的诸多问题。目前我们需要稳定的发展环境和逐步的经验积累来弥补发展中的不足,科技馆免费,将加大国内正在发育中科技馆的不稳定性和威胁性,不利于其向成熟稳定期转型。
    中心领导从国内外两个方面对中国科技馆事业的发展做了对比。他说,近10年是我国科技馆事业刚刚起步的时期,对促进国人科学素质的提高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据第八次中国公民科学素养调查结果显示,2010年我国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公民比例达到3.27%,比2005年(1.60%)和2007年(2.25%)分别提高了1.67%和1.02%。2007年广东省第一次公民科学素质调查显示,公民具备基本科学素养比例为3.12%,2010年的第二次调查显示为3.3% ,同比增长了0.18%。虽然包括广东在内,全国公民科学素养水平有了明显提高,但仅相当于日本(1991年3%)、加拿大(1989年4%)和欧盟(1992年5%)、美国(1989年7%)等主要发达国家和地区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水平。
    科技馆是社会科普教育的主要阵地,毫无疑问中国需要更多的科技馆,在英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对科技馆的各种城市配套都非常好,交通便捷,各种服务设施齐全,成为公民日常活动的重要场所。我国在这方面仍有待加强,有不少地方的科技馆连年得不到经费支持,科普长效运行机制尚未形成;科普设施、队伍、经费等资源不足;配套仍不完善,大众传媒、科技传播力度不够、质量不高;展品破旧不能更新,面临闭馆的困境,这些问题都不是免费所能解决的,从事业发展的角度看有百弊无一利。
    比起美国、日本的科技馆数量与总人口比例(美国1∶41万、日本1∶22万),我们遥不可及。广东省科技馆虽然总量全国第二,但实际上417万人才拥有1个科技馆,远远低于223万人拥有1个科技馆的全国水平,离接近平均每100万常驻人口拥有1个科技馆或自然科学博物馆的奋斗目标还有差距,与《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纲要》和《科普基础设施发展规划》的要求也相距较远。
发展不能“免”
    “免费”,对本已是投入不足的科技馆来说,无疑就是釜底抽薪。这里有一个隐含的预设,一方面,免费带来的娱乐性消遣和消费,会削弱科技馆的科技含量,慢慢一些科技馆会逐渐脱离科技馆实质;另一方面,国际上共性做法是,医疗可以免费、教育可以免费,博物馆可以免费开放,但科技馆不会免票。因为展项制作研发成本高,要把一个科学原理、科技成果转化成一件科普展项是一项凝聚了众多知识和经验的艰巨劳动,它需要社会的认可,这是对劳动的尊重,展项创新人员的积极性也需要激发和鼓励;再者,科技馆免费,面对的是展项损坏大、维修费用高、工程人员积极性不佳的状态,目前正是科技馆建设突飞猛进的发展时期,建得越多,费用越高,动手实践的展项会越来越少,没有精品的馆会越多,脱离科技馆的实质,迫使科技馆倒行变成科技博物馆。
    科技馆是非正规教育的场所,收费只是管理手段而绝非目的,收费仅仅是设一道门槛,可以限制人流,一方面给一些有需要的人满意的空间,一方面体现如何尊重科技劳动的问题。靠收费维持运转也不可能,以广东科学中心为例,门票收入占运转费不到1/4。
    科技馆关键是要干好两件事情,一是最大限度地普及科学知识,提高公众科学素养;二是保证展项、展品的质量。从世界科技馆行业发展的趋势来看,收费能够最大限度地保证有效利用资源。科学中心领导最后颇为担忧地对记者说,博物馆、纪念馆免费开放符合世界文物展示业的发展趋势,但是一定要根据行业特点、实际情况具体制定相应的措施,一定要汲取“运动式”一轰而起的教训。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信息公开

本网站由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制作维护

粤ICP备05035890号-1